理财

欧美高端房产打艺术牌



作者:LISA FREEDMAN, 编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实习生高雅南 


全球化当代艺术收藏热影响房地产行业

纽约房产商人弗朗西斯·格林伯格(Francis Greenburger)对处于“事业发展期”的现代艺术家情有独钟。然而,和许多疯狂的收藏者一样,他家的墙壁很快就不足以容纳他所热爱的艺术品了。幸运的是,他有特别的解决方式——“我决定把它们放置在我的其他房产中。”

格林伯格是时代地产公司(Time Equities Inc)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的公司在包括北美、欧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共有200多处房产。现在他不仅借出自己的收藏品,还出资购买和预定艺术品,专门用于公司开发的房产。

如今,建造顶级豪宅的开发商与豪宅中的艺术品关系融洽,实际上,这种联系已然有了一种必要性。“在美国,这是过去十年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贾尔斯·汉娜(Giles Hannah)说,她是佳士得国际房地产公司(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的高级副总裁,“在英国,这种趋势是最近才产生的,但现在在房产中恰到好处地加入艺术品能够让房产轻松升值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四。”

奢侈酒店在此充当了领路者,将博物馆级别的艺术作品带入自己的经营空间。先行者之一是酒店大亨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在拉斯维加斯宫殿似的五星级酒店百乐宫(Bellagio hotel),客人们不仅可以欣赏到人工制造的科莫湖(Lake Como)美景,也可以见识到早期绘画大师和印象派大师的艺术真迹。主要的酒店集团,如丽思卡尔顿(The Ritz-Carlton)和四季酒店(Four Seasons)等,也在位于中东和东亚的私人住宅中,用杰出的现代艺术品取代了原来单调的印刷品和风光照。

驱动这次艺术革命的主要因素是日趋热烈的全球化当代艺术收藏热。当代艺术已经迅速成为拍卖界的的一块大蛋糕。去年,就佳士得地产公司一家,战后及当代艺术品的买卖价格达到了17亿英镑。“现如今,买得起顶级豪宅的人通常也拥有价值连城的艺术收藏品,”汉娜说,“用当代艺术品装饰宅邸正好可以展示他们的爱好。”

此外,顶级豪宅通常出自世界上最出名的建筑师之手,其尖端前沿的空间设计非常适合展览艺术品。格林伯格公司的最新项目,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西街50号(50 West,地产价格183万~1863万美元)就体现出这一点。“大堂就像一个画廊,从建筑的内外都能够看到展列的艺术品。并且,这里的艺术品都是被艺术杂志报道过的。”

迈阿密的收藏家开发商

迈阿密一直被看做俗气的退休者天堂,但是自巴塞尔艺术展2002年在迈阿密海滩展出以来,收藏家、博物馆负责人和策展人纷纷前来,将这个城市变成了一座当代艺术中心,由此吸引了众多鉴赏品味不凡的开发商。

阿根廷地产商爱德华多·克里斯坦蒂尼(Eduardo Costantiti)从40年前就开始瞄准名贵艺术品的市场。他的收藏颇具规模,2001年,他创立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拉美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Latin American Art in Buenos Aires),其中200多件主要展品都来自他的私人收藏。

在迈阿密,克里斯坦蒂尼将他的艺术热情倾注到最新的开发项目Oceana Bal Harbour中(地产价格300万~3000万美元),购买者可以获得杰夫·昆斯(Jeff Koons)两件作品的共同所有权。杰夫·昆斯在2013年的当世艺术家作品拍卖中打破记录,他的一件雕塑以5840万的价格成交。

尽管购买昆斯作品的花费“大大超出预期”,但克里斯坦蒂尼并不后悔。作品《普鲁托和普洛塞尔皮娜》(Pluto and Proserpina)将会成为那栋光彩熠熠的玻璃结构建筑的中央摆设,与另外一件色彩斑斓的雕塑《芭蕾舞女》(Ballerina)形成呼应,“以凸显建筑的垂直轴结构。”

特拉集团(Terra Group)的总裁大卫·马丁(David Martin)也住在迈阿密,他与巴塞尔艺术展关系甚密。他不光本人对视觉艺术有强烈的兴趣,还致力于使他的顾客也感觉到艺术世界。与迈阿密策展人丽莎·奥斯汀(Lisa Austin)讨论后,他把翠西·艾敏(Tracey Emin)和巴西雕刻家圣克莱尔·切明(Saint Clair Cemin)的作品加入到最新的两个地产项目——Glass(地产价格700万~3500万美元)和Grove at Grand Bay(地产价格280万~2150万美元)当中。“将最顶级的艺术品融入我们的房产,不仅打造了优质的空间设计,而且能够使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充满自豪感。”他说。

伦敦建筑中的公共艺术品

在英国,公共艺术品常出现在大型建筑的规划环节中。“人们要求开发商留一些东西给社区,以增加人们对新建筑的接受度,”汉娜说。“通常,这个期望值是总投资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

格罗夫纳(Grosvenor)是一家私人房地产公司,在伦敦的梅菲尔区(Mayfair)和贝尔格拉维亚区(Belgravia)拥有大量地产,它也非常愿意承担这种社会责任。“作为房地产管理人员,”资产组合总监威尔·巴克斯(Will Bax)说,“我们的工作是创造宜人的居住环境,而艺术是创造良好环境的催化剂。”最近,公司为它在伦敦的标志性建筑中加入了一个巨大的钢铁人雕塑,出自特纳奖(Turner Prize)得主、雕刻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之手;还在梅宝尼康诺酒店(The Connaught)放置了同样让人目瞪口呆的水景雕塑,这个雕塑由颇负盛名的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创作。

梅菲尔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汇集着杰出的公共艺术品,但伦敦的前工业区则需要开发商们多费些心思为其添加厚重感,增强吸引力。比如说,圣乔治公司(St George)正在伦敦码头(London Dock)建造1800个新住宅(价格81.995万~349.9万英镑),为了必要的“场所感塑造”,佩特尔·泰勒建筑事务所(Patel Taylor)为这块占地15英亩的开发区设计了一条艺术和文字景观带。“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城市,”事务所创始人兼总监安德鲁·泰勒(Andrew Taylor)说,“这条景观带的内容包括诗歌和艺术作品,它会成为一个视觉的和口头的叙事者,成为人们的共同回忆。”

Knight Dragon公司则在满是沼泽地和船坞的格林威治半岛(Greenwich Peninsula)开发了超过一万套房产(价格25万~500万英镑)。Knight Dragon试图在这里建造一个肖尔迪奇区(Shoreditch)。目前,现在画廊(Now Gallery)已经开放,艺术家康拉德·肖克罗斯(Conrad Shawcross)的一件特别委托作品也将在这里永久落户。“我们的挑战在于如何将千篇一律的公寓变成充满生机的居所,”Knight Dragon公司的主管理查德·马格里(Richard Margree)说。

房地产也有一颗艺术心脏

将一所房子变成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房间悬挂恰当的艺术品。伦敦豪宅开发商芬查顿公司(Finchatton)特别骄傲的一点就是他们能够让购买者迅速感受到“家的亲切”。Finchatton公司雇佣的每个设计师都为自己负责的房产项目选择了相应的艺术品。

在面对拥有多处房产、工作繁忙、无暇关注太多细节的顾客时,开发商也会在销售过程中帮客人挑选艺术品。例如, Residence One的总裁本·威尔逊(Ben Wilson)为高净值人士及成功人士准备了拎包即住的公寓,而他自己也多少变成一个艺术商。“我们从画廊借来艺术品,以单独的价格出售。在高端地产的交易中,艺术品的价格会比单独交易时显得更平易近人。”最近在Eccleston Mews的一次房产销售中,Residence One以4万英镑的价格售出了他们精心选择的艺术品,而这套住宅的价格是625万英镑。同时,这家公司在贝尔格莱维亚区威尔顿路(Wilton Street)上的一座二级历史建筑别墅(1425万英镑)中,拥有价值高达12万英镑的美术品和雕塑。

美国房产商人大卫·詹森(David Johnson)是Victor 国际集团的总裁,他对美感有强烈的追求,不论是对大自然,还是对水泥砖头。因此,在启动Oil Nut Bay开发项目(现房300万~5000万)之前,他用了十年来寻找合适的位置—英属维尔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中一个面积300英亩的半岛。他对引入更传统的艺术形式也同样热心,“我们举办艺术博览会,邀请当地艺术家,并且推介一些和我们签约的艺术家。”

像詹森一样,格林伯格也将建筑本身看做是一个创造过程,他请来很多驻地艺术家记录西街50号的建造过程。“这个点子来自摄影新闻的启发。我们希望将艺术家引入建筑的建设过程,最后把作品与建筑一起展示。”

虽然格林伯格的房产中有一部分艺术品属于他的私人收藏,但大部分的作品仍是属于房产本身的,并且它们被看做是建筑体系的一部分。“这些作品必须妥善保管,”汉娜说,“而且公共空间的艺术品的保险费还将涵盖在服务费中。”

对为数不多的幸运儿来说,房产中陈列的艺术品能够像它所占据的建筑面积一样提供经济上的升值空间。比如说,在Oceana Bal Harbour,那两件杰夫·昆斯的作品肯定具有长期增值的潜力。克里斯坦蒂尼已经规定,在至少五年内,它们不许出售。“我们已经制定了相应的约束,即使在必须出售的时候,也需要经过法定人数同意。”因此,在今天的买房当中,明智地选择艺术品和选择好的地段已经有了同等的重要性。
 


  • 微信在线咨询
    微信在线咨询